今日我自己一個人去看了海角七號,看完後讓我感覺裡面的角色似乎就充斥在你我身邊
,於是特別有感動與共鳴,強烈建議你務必去電影院看《海角七號》,感受最除的感動。

在寫心得之前必須坦承我很少看國片,除了《無米樂》、《不能說的秘密》之外,我連前
陣子火紅的《練習曲》都沒看,不過即使我看的少,但從許多管道依舊能發覺國片的日漸
下坡,也許在於台灣市場小,片商寧願引入大量的外片也不願投資國片,但是台灣依舊有
許多創作人在極盡所能的努力創造出許多好作品,《海角七號》就是如此的一部作品。

初次知道《海角七號》是在開車聽廣播得知的,與導演訪談的內容已經不復記憶了,只依
稀記得魏德聖策劃多年,省吃檢用,抵押房子籌措五千萬台幣完成這部作品,故事書的雛
型是七封沒寄出的情書…我的記憶只到這裡,讓我一直認為這只是個單純追尋一段逝去愛
情的故事,但是實際卻不是如此。

貫穿電影的是一封找不到地址的情書,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美麗的口白娓娓道出六十年
前日本教師的思念之情,呼應著六十年後另一段青澀愛情,《海角七號》沒有人生的大道
理,卻用親情、愛情、溫馨、有趣感動你我的心。

電影一開始利用各種角度來帶入或許生活或許工作在恆春這塊土地的人。阿嘉是個在臺北
 跌了一跤的樂手,帶著一顆憤世嫉俗的心回到恆春,回到恆春後又要面對母親改嫁的衝擊
;勞馬因傷退出霹靂小組而到恆春擔任交通警察,心裡掛念著離家出走的妻子;喜歡打鼓
的黑手師傅水蛙(友子:你這隻昆蟲還不現出原型)瘋狂暗戀著自己的老闆娘,但老闆娘
卻有個幸福快樂的家庭;一個在異鄉為工作低頭的小米酒業務馬拉桑,不管多累在人面前
總是超有精神的喊出「馬拉桑」;有著鋼琴天份的,縱使受限現實的規範卻依然堅持有個
性的小女生大大;隨手就是悠揚月琴聲的茂伯,旺盛的生命力與強烈的表演慾;友子一個
過氣的日本模特兒,來到遠離家鄉的恆春,一方面得位自己的演藝事業擔心,一方面卻又
得儘力去完成自己不喜歡的經紀人工作;曾經吃過日本人虧的明珠(感覺明珠身上有許多
的故事,很遺憾的導演卻沒有交代清楚只是草草帶過);若即若離挑逗著水蛙的老板娘;
手段有些黑道卻是對於小鎮最熱情奉獻的代表;夾在自己兒子與再婚丈夫之中的阿嘉母親
…等人物。於是,我們在這裡看見居住在國境之南恆春的閩南人、原住民、客家人、甚至
於離鄉背景的日本人抱持著不同的想法聚在一起,臨時成軍的搖滾樂團,在國境之南,一
個外表看似人潮洶湧的觀光地區,但卻留不住當地年輕人的恆春,他們在恆春的山與海之
間試圖磨合彼此,尋求醫種合諧的共處模式。

正因為在這塊土地上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故事,如何去塑造每個人的獨特個性與他們如何
開始在這片土地上連結起來顯得相當的重要,這方面導演顯得相當的成功,不因為角色過
多而模糊的焦點,或是在交代過程中流於空洞。導演透過組成樂團劇情的推進演譯出每個
角色的獨特生命力,更多時候一個簡單的分鏡只有畫面沒有聲音卻更能表現出其中情感的
糾葛。

眾所皆知恆春墾丁每年最大的盛會便是「春天吶喊」(國家公園最大的盛會卻是春吶實在
…)在春吶中日本知名歌手中孝介擔任演出,然而鎮代表卻堅持炒熱場子一定要是當地的
搖滾樂團,不能讓恆春流為一個只是給觀光客遊樂的地方,於是在一場混亂的選秀會中,
一支雜牌軍組成的樂團誕生了。主唱是個從台北逃回來的失敗歌手、吉他手是交通警察、
貝斯手是小米酒業務員、鼓手是機車黑手師傅、健盤手是個有強烈自我的小女生,外加一
個無論如何一定要上場表演的月琴國寶,如此一支雜牌軍要在日方經紀人的監督下練成兩
首歌,好能能在中孝介上台之前炒熱場子。

雜牌軍除了如何找到團隊默契,期許能在舞台上做出專業表演是表象可見的最大挑戰之外
,如前面所說每個成員都有著自己的問題要解決,在充滿敵對、磨擦,凝滯、分岐的每次
團練,樂團找不到前進的方向,終究衝突爆發了法子決定離開,看著法子離開我在想導演
該如何去處理這個危機。茂伯的一封喜帖暫時留下了法子,在這場喜宴中每個人得到了一
種情緒的發洩(因為喝酒?)找到一個疏離的管道。阿嘉開始正視自己的責任,友子因為
喝醉酒加上心情不好跑到阿嘉家中大鬧,甚至認為月亮也在欺負她,最後跟阿嘉的床戲開
始彼此的曖昧,喝醉酒的勞馬到處訴說對他妻子無盡的掛念,最後大大的一個輕吻而哭倒
在大大的身旁,明珠在席間勸著苦戀著老闆娘的水蛙,水蛙卻依然堅持他對愛情最初的執
著(雖然他舉的例子很爛)。至此之後電影中出現了大量的彩虹,導演也許想用彩虹代表
著雨過天晴,就如同人生總會遭遇挫折,但是人生不會一直不如意,不管如何我們總要抱
持著希望,幾經波折困惑後終究會出現一道曙光,就像那道彩虹。

而在表演的之前友子告訴阿嘉要回日本發展,這段剛萌芽的敢感情該如何繼續?一般人的
想法總是女生選擇放棄自己的工作跟隨男生,或就讓這段感情結束彼此不再見面以悲劇收
尾。導演卻有不同的詮釋讓男生去決擇,讓阿嘉告訴友子「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給人另
一種思維。演唱會的暖場理所當然的雜牌軍上場,在舞台的表演,也完整的用了三首首歌
做了一個傳達,開場的無樂不作把曾經的努力做一個完美詮釋;國境之南(海角七號)讓
友子決定了彼此的感情;而帶給所有人感動的安可曲野玫瑰,最後兒童版的野玫瑰帶出理
應是最高潮的一段,老友子不經意看到身旁的盒子,打開看見那張私自留下的照片與信件
,應該是最催淚的時間但是我卻沒有那樣的情緒,在這裡鏡頭故意不帶到老友子的臉而是
特寫照片,也許是想保留一種最初美好的感覺,但在畫面裡我卻感受不到老友子的感受,
驚訝、悸動還是其他情緒?我感受不到。反而是安可曲中茂伯最先帶出的月琴聲、勞馬的
口琴、大大的口風琴,馬拉桑的鼓(很抱歉我不知道那是什麼鼓)加上阿嘉及中孝介的嗓
音喚起我的感動,有時候最簡單的組合反而能觸動人心。

寫在最後
《海角七號》不是我拍的我沒辦法獻給任何人,但是我卻要將我對這部片子的感動獻給我
生命中最重要的你,因為在《海角七號》我看見你如同魏導演般的執著於自己的作品,看
見你如同大大一般受限於現實卻依舊不妥協,看見你像明珠一樣對於愛情的害怕與渴求,
我在每個角色或多或少看見你的特質。電影結束了我不捨離去,鏡頭裡的恆春很美,腦海
中浮現了與你最初的相遇、最初的互動、最初的感覺一切又重新喚起,在黑暗的影廳裡我
想念著你,我想讓你知道,我想一直陪在你身邊,不管多少時間,我誠摯的希望,你能在
自己的理想中展翅高飛。

楊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rry
  • 如果你還沒看練習曲
    我真的很推薦你看
    我看到後面整個大飆淚唉(我看電影很少哭)